欢迎光临邢庆仁,邢庆仁书画艺术网,画韵传媒网!

关闭
微官网二维码

邢庆仁

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
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

分享到:
邢庆仁首页 作品

相关资讯

联系我们

咨询热线:


139-9200-8306


邮件:931737117@qq.com


网址:
www.yuehechina.com/zsh


地址:西安市雁塔区电子正街南段裕丰馨苑

详细信息

说给父亲

发布时间:2018/12/4 浏览量:1249 分享到:

文/刑庆仁

父亲的父亲说过老家当年的城墙、城门和城壕。父亲也说过他还凭记忆勾画过老家的城墙和城门,父亲还答应什么时候找出来给我看的,不知什么原因一直都没有找见,父亲就死了。父亲画老家当年的城墙和城门,肯定是画在纸面上的,并且着了颜色,是画的日出,还是日落。我见过父亲画的50年代末家乡麦收场景的画是日落时分,暴风雨要来了,麦田上空一群乌鸦在飞。

老家当年的城墙什么时候没了,我其实可以问村子里年长的老人,可我又不想问了,因为我心里的城墙三年前已经倒了,就在父亲死去的片刻倒了。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我和父亲竟是如此的“铁”,我问自己怎么啦,我知道我不能这样,父亲也不希望我这样,但是由不了我,我想哭。哭完了还得学着像城墙一样坚挺。我知道人老了都要死去,城墙老了也要死吗。

父亲去世前不久要送我一幅他画的速写,并说我曾画的《母子图》就是参考他的速写完成的。我说不会吧,是哪幅画,父亲也在纳闷,然后再找出那幅速写给我看,这是我头一次所见。画的是我三岁的那个夏天,我躺在母亲身旁睡着了。看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在之前哭闹过,几根头发胡乱地沾在有湿汗的额头,小嘴倔着,是要什么东西没有得到惹得母亲不高兴。母亲实在是太乏了,回家吃完午饭,就想着歇一会儿,下午还要下地干活。盛夏的天气又闷又热。母亲的衣服向上撩过腰身,一支胳膊搭在额头上,另一支胳膊松散地放在一侧,这是父亲要给我说的话,要给我留的一个念想,除过这之外,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在我和父亲之间往来,是有天使在吗?为什么二十七年后,我画了和父亲同样的画,父亲画他的妻子和儿子,我画我的妻子和儿子,儿子都是三岁也都是在夏天。角度和睡姿都是一模一样。

父亲画的家乡题材里,有过一幅村口写生,那一天我也在现场。父亲头顶草帽,身着白色汗衫,眯着眼,一会儿看看远处的田野,一会儿看看画面。我不太看得懂,有许多的村民围过来和父亲说话,父亲的父亲也从一旁走过,笑着回家了。现在想起来还有一股泥土和杂草的味道,烟和油彩的味道。

父亲死后的一个礼拜,我梦见父亲回到家乡看望他的父母了。当时正值夏收,大地一片金黄,父亲下了长途车从村子的南头一路走来,看到两旁收获的农民,父亲喜悦地呼喊、上前招呼,还跳上田坎寻望他的父母和亲人。父亲的父母年纪大了是在家等他呀,他的步子又快又大朝着村子走去。临近村口时城墙显灵了。是老家的城墙呀,城墙恢复记忆了,它认识父亲,父亲画过它,城墙里有父亲的梦想。父亲是从这里出发又回到出发地。我远远看见那天城墙披着金色的光辉,用温暖包裹了父亲,父亲回家了,牛羊从村子里出来了,还有一位骑着高大马匹的人,他是谁呀?